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入公门 > 正文

[中篇故事] 丈夫的情人们

时间:2021-10-06来源:海岸阶地网

  意外身亡的丈夫没给骆梅留下任何财产,他的二奶、三奶却不约而同地找上门来,同一个屋檐下,自顾不暇的骆梅该如何面对——
  
  1。二奶上门
  
  二月的哈市乍暖还寒,街上还残留着新年刚过的喜气,骆梅神情抑郁地坐在出租车里,今天是她丈夫程刚的“三七”,就是说他离开人世已经二十一天了。骆梅起早去墓地给他烧了纸,又绕路去儿子程山山的学校看了一下。小山夏天要高考了,父亲的突然离世给他带来很大的打击。
  
  让骆梅悬心的还不止这些,程刚出车祸刚离世,他的公司就突然被查封了,据说和某个官员的受贿案有关,也就是说程家的上千万资产都被冻结了。如果骆梅现在住的房子不是早年用她母亲的名字登记的,并且一直没有更名,那她就无家可归了。
  
  骆梅和程刚早就感情失和,两人一直迟迟没有走出离婚那一步,完全是为了孩子。她现在深悔当初没有早点离,至少那样自己会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可是现在她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骆梅下了车就一怔,自家的小别墅门前站着两个女人,一个是打扮入时的新新人类,一个是穿着孕妇装的少妇。骆梅仔细盯着少妇看了几眼,突然想起这人是谁了,原来是和程刚同居了三年的二奶,叫红蕊。新新人类不等骆梅问就主动上前道:“我是程刚包养的,我叫田田。”
  
  骆梅只觉得气血向上涌,眼前一阵发北京军海中医医院,怎么样黑,她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别这么绝情嘛,有话好说。”田田满不在乎地点上一支烟。
  
  “我,我是来求你收留几个月的,生下孩子我就走……程刚的房产都给查封了,你不帮我,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红蕊低着头细声细气地哀求着。
  
  “你要养我一辈子我还不干呢,瞎耽搁工夫。”田田吐了个烟圈说道,“我的要求简单,我就是在你这儿住段时间,有着落了我就走。”
  
  “都给我滚!你们真不要脸!”骆梅喊出有生以来的第一句骂人话。她真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这种不要脸面的女人。
  
  “想赶我走,行。”田田懒洋洋地向外走去。红蕊一时不知是跟上还是留下继续恳求,呆在那里。
  
  “市第一中学高三六班,程山山。”走出几步的田田突然转过身,向着骆梅嫣然一笑。
  
  骆梅只觉得头“轰”地一下,她丝毫不怀疑这个女人会找到山山的学校去闹。骆梅告诫自己,要冷静,如果现在把事情弄僵了只怕没有挽回的余地,就凭红蕊肚子里的孩子就能闹得满城风雨。山山已经不能再经受打击了,无论如何要保护儿子。
  
  骆梅突然打开房门冲进去,摘下客厅墙上程刚的相片狠狠地砸在地上。两个女人跟了进来,田田不动声色地看着,红蕊却看不下去了,她扑过来护住相片,哀哀地哭起来。骆梅也再没力怎么治癫痫效果好气争下去,她转身向楼上走去,算是默许她们留下来。儿子山山在学校住宿,只在周末回来一天,作为让她们留下的交换条件,那天她们必须躲出去。
  
  骆梅收留了田田和红蕊后就明白自己错了,现在她已经是引狼入室,什么走投无路,她们就是来分家产的!
  
  让骆梅更加发愁的还是钱的问题。家里的生活费一向是程刚从公司按月拨来的,骆梅懒得向他开口,手中并没有多少积蓄,只能勉强维持她和山山的生活。现在山山到了最后冲刺的时段,学校疯狂地收取各种费用。骆梅真是捉襟见肘,应对不暇。
  
  骆梅的娘家已经没什么亲人了,这些年她一直关在家里,和外界没什么接触,现在是求告无门。她在街上转了几天,想找个工作先干着,可是她这个年龄,又没文凭,实在很难找到称心的工作。
  
  骆梅转了一天,刚进门就接到同学王丽平的电话。骆梅一肚子的委屈终于发作出来,对着电话就哭诉起来。
  
  王丽平听了骆梅的话叹口气:“这事还真难办,现在要是撵她们出去,只怕山山从此别消停了。可是你们这样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要不你们做点小生意?”原来王丽平的一个表姐在市中心有一家快餐店,平日里就是指着给附近的公司和机关送午餐,赚的是辛苦钱。现在想出兑。
  
  骆梅一听就动了心。晚上吃饭的时候她试探了一下。
  
  “我正想哈尔滨哪能治好癫痫病出去找个工作做呢,要是能开个小店倒不错。”红蕊抢先说。骆梅瞥了一眼她的肚子,她的脸一红低下头去。
  
  “行,我没意见。整天都闲死了。”田田说着吐了口烟圈。
  
  “没意见就好,那你们拿出些钱吧,我现在是没办法了。”骆梅心里窃喜,想不到她们这么容易就同意了。
  
  可田田和红蕊异口同声一句话:“没钱!”
  
  “你们!”骆梅气得一拍桌子,“少给我装糊涂,你们不是傍大款吗?没钱你们图什么?别告诉我是因为爱情!”
  
  “靠!当然不是爱情,就他长得那德行!”田田骂了一句,“他给我的钱都套股票里了,现在血本无归。”
  
  “我的钱……”红蕊又抹起眼泪来,“其实他的生意前段时间已经出了问题了,那时为了帮他渡过难关,我把他给我的钱又都还给他了,谁知……”
  
  骆梅的心里动了一下。前段时间程刚也和她要过钱,说要救一下急,她怎么肯拿出来?吵了一架程刚甩门走了,那是见到他的最后一面。想到这里骆梅不由得对红蕊多了几分好感,叹口气说道:“要不这样吧,我把这房子抵押了,盘下那个店,你们在店里帮我。”田田和红蕊答应了。
  
  2。艰难创业
  
  田田是指望不上的,红蕊倒挺能干,挺着肚子忙里忙外的,弄得骆梅还有些过意不去了,追着她湖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让她注意身体,回头心里还直骂自己犯贱。
  
  店里东西全是现成的,收拾一下就重开业了。果真赚的是辛苦钱。这一带的快餐店多如牛毛,已经把价格压到最低,利润薄得不小心就没有了。
  
  现在最让骆梅头痛的是盘店面前她没有考察,现在才知道,许多快餐店都是没有门面的,在后面租的普通民居做加工点,降低了成本。而自己这小店呢,光房租这一项开支就压得她透不过气来,想来原来的店主就是因为这个不做的。好在有原来店主留下的订单,骆梅每天亲自采买,也算把生意勉强维持下来。
  
  红蕊负责收款和店里的管理,田田却游手好闲,每天吃饭的时候回来,平日不是去逛街就是蹦迪,气得骆梅数落她:“你逛街也没钱买,逛个什么劲儿?”
  
  “你懂什么,这叫生活!代沟!”田田一扭身进了后厨。骆梅哭笑不得,好一个代沟!
  
  骆梅看田田实在不像话,就逼她去跑订单,没想到这个活儿田田还挺爱干的,天天打扮好就往各个公司机关里钻,很快就和那里的年轻人混熟了,天天称兄称妹的还挺热络。
  
  这天骆梅从批发市场回来,累得一身汗,刚在椅子上坐稳,田田就从外面冲进来大叫:“他妈的,让人耍了!”
  
  今天是前任店主留的订单到期的日子,骆梅让田田去续签。骆梅小心地问:“有人退订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