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程乙本 > 正文

有关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海岸阶地网

  西湖之景,让人不知不觉以沉醉其中,到处是美景,到处是美画。人总羡慕别人是画中之物,其不知自己也是画中之人。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有关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遥远的西湖

  我没有见识过西湖,我的西湖还只是一个意象。

  这个美丽的西湖意象,是一个美丽的杭州知青给我的。

  那时,我还是个懵懂的乡下少年。为了搞清楚鱼是不是也像人一样睡觉,我偷了爷爷的电筒,悄悄地摸向剡溪。还未到溪边,我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溺死鬼洗衣服?我被这个念头吓得竖直了浑身的汗毛。但是偷一次电筒不容易,我还是硬着头皮摸过去。天哪!两个雪白的身子在相互泼水。这不是知青苏堤和白堤吗?她俩已经忘乎所以,好像整条剡溪都是她俩的。

  她们的真名不叫苏堤、白堤,只是一个姓白,一个姓苏。初来乍到,知青屋还未造好,临时搭伙在我家。她俩向我爷爷介绍姓名,爷爷笑道,真是巧了,一个是苏堤,一个是白堤。她俩惊呼,爷爷去过西湖?爷爷说年轻时做生意经常去杭州,要是不打仗,早就在西湖边买了房子住下了。

  苏堤说,爷爷是与西湖擦肩而过?白堤问,爷爷是喜爱西湖了?爷爷怅然说,不说风景人物,光说说西湖这名字,就够你回味大半天了。汉字东南西北的四个方位词,西是最有味道的一个字。东,太热烈;南,太温和;北,太萧飒;只有西有诗意,阴郁中感伤,感伤中有凄美。湖,配个西字,桥,配西泠两个字。西湖、西泠桥,太诗意了。钱塘之地有文化,还有风雅啊!别地的湖,也有叫作西湖的,但别地的桥,绝不会有叫西泠的。西泠桥的名字已经够绝了,桥边上还筑了个苏小小墓,真是……真是……爷爷想说句古话来赞叹,又怕被红卫兵听到会挨训,一时“真是”不出来。白堤接过话来,赞叹爷爷太有文化了。我趁机插了句,我爷爷是秀才。爷爷赶紧让我闭嘴,那是旧社会的事。苏堤听了叹息道,在爷爷面前,我们是文盲了。爷爷赶紧谦虚,你们才是革命的知识分子。

  我嚷着要去看西湖,爷爷要我学好了文化再去看西湖。我叫嚷,爷爷蒙人,看风景只要有眼睛就行啦。爷爷说那是瞎看。苏堤和白堤赞同爷爷说得对,我们生在西湖长在西湖边的人,至今也还没爷爷看得懂。他们越说越热烈,我却越听越落寞,西湖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想看上一眼都要等到学好了文化。我悄无声息地走开了。

  知青们陆续回杭探亲,返乡后,苏堤送给爷爷一包西湖牌香烟,白堤送给我一把折扇。在普遍使用麦草扇子的乡村,一把折扇,显得格外新颖风雅。它竹骨架纸扇面,扇的正面上方有一行草书:人间天堂,下方是一幅西湖全景图。扇子的另一面是苏堤春晓、平湖秋月等十孩子睡着突然抽搐怎么回事?景分图。我们乡野也有山有水有草木,但为什么西湖的山水草木特别美?爷爷说等你有文化了就会知道了。

  得此宝扇,我日日观赏,天气最热,我也不扇它一扇。有人来串门,我便取出它来显稀奇。在我手上,扇子已不是扇子。

  只要白堤和苏堤不出工,我便会拿着扇子,缠着她们给我讲十景。苏堤爱往大队书记家里跑,往往敷衍了事打发我。白堤会给我讲,而且很认真。白堤文静,不出工时便呆在家里看看书,或者帮我妈烧烧火,扫扫地,有时高兴了会拉着我姐跳起舞。红色娘子军啦,白毛女呀,她跳得可好看了,两只脚尖能直立在地上跳好久。

  白堤会给我细细地讲。比如白堤和苏堤是怎么来的,雷峰塔是怎么来的,有时讲着讲着就滑出了十景,超越出了西湖,往很远很远的地方讲了去,牵出了法海,扯出了宋高宗赵构。她在娓娓道来时,我的眼光会聚成针头那么细,久久地停留在她的鼻尖上。她被我盯窘了,会在我后脑勺上轻拍一记,小伢儿,认真听!那神情,有点嗔又有点憨,好看极了。有次被她拍了后,我会突发奇想说,白堤姐,你肯定是白居易的后代。她被我这话惊着了,双眼瞪得滚滚圆,也忘记拍打我的后脑勺了,颤颤地轻轻说,你别瞎说,我们是外地迁徙来的,十辈子也搭不上边。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害怕与白居易有关,我们村里有户姓岳的,常常说他们就是岳飞的后代,动不动就要精忠报国。

  大队的知青屋造好后,知青们住了进去,从此,她们就得自己打柴烧饭。我每次从山上放牛回来,会给白堤带一捆柴。有天我一个人赶牛回家,孤独地走在桐树坞的山岗上,太阳正在西下,天蔚蓝空旷,山峦巨大,连绵无际,我忽地觉得自己是那么地渺小孤独。四下里又寂静无声,只有山风吹拂着,松林发出一阵又一阵呜呜的叹息声,更渲染出了空寂孤独的氛围。我全身的汗毛慢慢竖起来,泪腺也在膨胀,一会儿眼泪就下来了。我边流泪边走,脑海里尽是些寥廓天宇,苍茫山野,唯我一人的旷世绝后感。

  你怎么哭啦?我被这声音吓了跳,伤感全跑光了。白堤从山坡边的树下走出来,她是来接我的。我赶忙背过身去拭干了泪,我要求她为我保密。她说为什么呀,为什么流泪呀。我说不为什么,反正你不要说出去。她嬉笑着接过柴禾,不告诉我为什么,我就要说出去。我着急了,我说我也有为你保密的东西。她止住笑,瞪圆了眼,我有什么可叫你保密的呀?我脱口而出,你们晚上在溪里泼水。啊?她慌忙掖了下衣领,盖住脖颈口,然后像一棵树一样不会动了。你现在又没光着。我想调侃她,但她恐惧的模样让我害怕,我慌忙说,我对谁也没说过,我保证永远不跟别人说,烂在我肚子里好吗?她这才像被唤醒了过来似的,把柴禾换了个肩,说,小伢儿,刚才我是逗你的。

  把牛关进牛栏后,我说白堤姐,我不为什么,是山,是风把我弄哭的。她摸着我的脑袋说,你是被它们感动了。

 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中药 公社成立了宣传队,白堤演了吴琼华,苏堤演了李铁梅。我经常去公社礼堂看她们排演。白堤跳的娘子军比电影上的还好看,但公社请来的老师说她缺少一点吴琼华的苦大仇深。公社管宣传的头头就经常来找她,要她苦大仇深。他还经常把苏堤找了去谈李铁梅。她们排演了很长一段时间,要正式演出了,苏堤突然不见了。有人说她去杭州拜师学李铁梅,也有人说她回杭州打胎了。不久,知青屋里流出了一个段子,在村里传开了:小伢儿搞搞儿,搞得不好闹架儿,大伢儿搞搞儿,搞得不好生伢儿。

  我觉得这肯定与苏堤有关,但我一个小伢儿,羞于问关于生伢儿的事情,白堤也只字不提。我只得无话找话,你跳得那么好了,为什么说你不像吴琼华。她来了兴趣,她说要像他们说的那样跳,太假了。我不解,她做了个动作,为我作进一步的解释。她踮起脚尖,扬起双手过头顶,又慢慢垂下到小腹前,翘起几个指头固定住,再把眼睫低垂下来,脸上露出忧郁哀伤的神情。收起动作后,她说吴琼华在绝望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哀伤凄美,这才是女人。我愣怔了会,恍然说,你是学苏小小的吧?她得意地笑了,你这伢儿真聪明,跟你说过的故事都记住了。

  正式演出那天我病了,久久的期待落了空。我昏睡了三天三夜,妈说我得了寒热,喝姜汤蒙头睡,农村伢儿命硬,没有看医生的习惯。我在昏睡的梦里尽是白堤和吴琼华,一个片段一个片段地交替出现,不是在公演的叶家祠堂,而是在公社的排演厅。当我康复下楼时,爷爷告诉我白堤死了,是从叶家祠堂的戏台上摔下来死的。戏台小娘子军多,是被挤下台的。我疯了似地奔向知青屋,门上了锁,我又扑向叶家祠堂。戏台不高,才二米的样子,我们捉迷藏情急之下还会往下跳,她怎么就会摔死了?我不信,在厢房和戏楼里拼命找。我爷爷赶来让我别找了,人确实没了,都葬山上了。

  不葬杭州?不葬苏小小旁边?

  我爷爷伸手来摸我的额头,寒热还没退?葬在这里是她父母的本意,公社也有这个意思,让她真正扎根农村了。

  我在白堤的坟边坐了许久,捏着那把折扇,也不打开。心,比桐树坞水库底下流出来的水还凉。我想不明白,一个西湖边的女子,怎么就死到这里来了?

  白堤死后,就没人给我讲西湖了,但生活中任何关于西湖的片言只语,我都会十分敏锐,并把它们添加进白堤馈赠给我的西湖中去。如今,我心中的西湖已美得让我掉魂,以至于让我害怕看到它。太美的东西会让我不自在,我会猥琐自卑到颤抖。我距西湖虽然只有短短的二十公里路,可从没打算去看看,即使路过,也会绕着它走。

  今年六月的某天,我在杭州的某个电视频道中,看到西湖周围的山上都安装了景观灯,夜晚光影中的西湖,比我意象中的西湖还要美,我为自己的想象力而感到惭愧。我忽然心动,决定先去白堤的坟上抓把坟土,然后去杭州看西湖。即使浑身颤抖,我也要把这把坟土散在苏小小大理学院附属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的墓旁。

  有关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微雨西湖

  到西湖时,微雨。

  拣定一间房间,凭窗远眺,内湖、孤山、长堤、宝淑塔、游艇、行人,都—一如画。近窗的树木,雨后特别苍翠,细茸茸绿得可爱。雨细蒙蒙的几乎看不见,只听见草叶上及四陌上浑成一片点滴声。

  村屋五六座,排列山下一屋虽矮陋,而前后簇拥的却是疏朗可爱的高树与错综天然的丛芜、溪径、草坪。其经营毫不费工夫,而清华朗润,胜于上海愚园路寓公精舍万倍。

  回想上海居民,家资十万始敢购置一二亩宅地,把草地碾平,花木剪成三角、圆锥、平头等体,花圃砌成几何学怪状,造一五尺假山,七尺渔池,便有不可一世之概。真要令人痛哭流涕。

  有关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西湖的诱惑

  到西湖去看看是我多年的梦想。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传说中杭州的西湖美景磁石般地吸引着我。读中学时,教科书上鲁迅先生的《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中的雷峰塔,听说就在西湖边上。还有神话故事《白蛇传》里,许仙与白娘子相会的断桥也在西湖边,更加令人神往。

  2019年仲夏。忙于工作的我,接到在上海工作女儿的再三邀请。于是丢下手里的工作,忙里偷闲和爱人从绵阳飞到了上海。在游览了黄浦江、东方明珠、上海野生动物园、城隍庙、上海外滩等景点后,女儿还特地安排了去杭州西湖。在绵阳工作的儿子听说我们要到西湖去。特地从绵阳飞到上海与我们汇合,女婿又在网上订购了一家西湖边上的酒店。第二天我们一家五口驱车到了杭州。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到杭州。到西湖去走走,看那人间美景,看那倒塌后重建的雷峰塔,了却自己多年的心愿。心中充满了期待,心情无比激动。

  天公不作美,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由于儿女和儿子假期将至,我们只好冒雨游西湖。四眼古井,西湖边小青与白娘子化身的杭州蛇树等人文景观尽收眼底。有人说西湖美景,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我们正好赶上雨湖,雨中的西湖,烟波浩渺,雨丝密如珠帘,轻纱一般柔曼。条条木船、游艇、游轮排成一排,整装待发。烟雨蒙蒙中,举目远望,湖心仍有不少游人冒雨游湖,船影悠悠随波起伏摇荡。悠哉美哉!

  我们一行五人,租来一条小船很快加入到游湖的行列。并在三潭印月处尽情拍照留念。三潭印月是西湖中最大的岛屿,湖中有岛,岛中有湖。湖中建有三座石塔,相传为苏东坡在杭疏浚西湖时所设。塔高2.5米,露出水面2米,由基座、圆形塔身、宝盖、六边小亭、葫芦顶组成。三座瓶形小石塔鼎足而立,造型别致优美。塔顶如葫芦状,塔身呈球形,中空。环塔身分布五个等距离小圆空。若在明月之夜,洞口覆上薄纸,塔中点燃灯光,洞形印入湖长治羊羔疯医院怎么样面,呈现许多月亮真假难分,夜景十分迷人。故得名“三潭印月”系江南水上园林经典之作。据说三潭还有测试水文气象之功能。

  天公知人意,夏日雨说停就停。雨过天晴,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对爱好摄影的我来说是拍摄风光照片的最佳时机。上岸背着佳能相机,一边游览一边抓拍风景,不亦乐乎。

  这个以武陵水、钱塘湖、西子湖为前身的西湖,乔灌木疏落有致,植物选景为主,亭台、楼阁、廊桥交相辉映。苏堤春晓,曲院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柳浪闻莺,花巷观鱼,雷峰夕照,双峰插云,南屏晚钟,三潭印月十大景观美不胜收,给西湖增添了神秘色彩。特别是苏堤,俗称苏公堤是一条贯穿西湖南北风景区的林荫大堤。南起南屏山麓,北到栖霞岭,全长3公里,堤宽36米,是宋朝苏轼任杭州知府时疏浚西湖,取湖泥杂草堆建而成。沿堤栽植杨柳、碧桃等观赏树木和大批花草。影视剧《还珠格格》的拍摄现场就在水幕电影场边。

  来到离湖边不远的净寺,这里有一个古老的传说,相传早年修建净寺时需要木料。济公的领导派他去上山寻找,管树的人问济公总共需要多少木料。济公说不多不多,只要我这一袈裟就够了。结果整整伐光了一座山峰的树木,济公的袈裟也没装满。木头找到了,运输成了问题。正巧地下有一条暗河直通净寺一口水井。于是将暗河作为运木通道,所有圆木都由这口水井提出。正当最后一根圆木直立井口时,上面喊够了够了!于是这根木头便永远矗立在井中了。济公为运木立下了汗马功劳,后人为了纪念他,特在净寺的大雄宝殿为他塑像,纪念他的善举。

  去西湖,一路景致秀色可餐。堤旁垂柳摇曳,静若处子,湖上风光如诗如画。自东向西,远山近水,一泓清波。天竺群峰层峦叠嶂,影影绰绰,令人赏心悦目。过平湖秋月,凭临湖水,登楼眺望。在恬静中感受西湖的浩森,洗涤烦躁的心境。不知不觉很快便来到白娘子赠伞的断桥。白堤至此而断,故称断桥。宋代叫宝佑桥。神话故事《白蛇传》中,断桥是白素贞与许仙相会的地方,更给断桥增添了神秘浪漫色彩。

  西湖南岸南屏山支脉,夕照山上的雷峰塔。便是鲁迅先生笔下的《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中的雷峰塔。雷峰塔俗称黄妃塔。因塔在西关外,又叫西关砖塔。后人又因塔在名为雷峰的小山上,又称雷峰塔。夕阳西照时,塔影横空,金碧辉煌。相传,法海和尚曾将白娘子镇压在塔下,并咒语若要雷峰塔倒,除非西湖水干。鲁迅先生借雷峰塔的倒掉,赞扬了白娘子为争取自由和幸福而决战到底的反抗精神。

  结束杭州之行,乘飞机回到四川,看着一幅幅精美的照片,西湖的倩影总是挥之不去,历历在目。2019年6月24日,杭州西湖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是我国世界遗产名录中唯一的湖泊类文化遗产。西湖旖旎的自然风光,美丽的人文景观,神奇的传说,不愧为人间天堂,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