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椰子糕 > 正文

她治“渣男”的狠招,绝了!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海岸阶地网

  心儿说:

  今天我朋友来找我玩了,一起去看了电影《宠爱》,哎真要哭了,想起小时候我养过的一条狗。

  对了昨天的文一发好多宝宝说孔老板到底是蠢还是蠢直,我在今天文中解释了。写到现在,玥玥依旧不过是个比较聪慧又有点性格的平凡姑娘,孔老板对她的感情有目共睹,但他自己也是明白感情的分量的。

  为什么孔老板有色相还有点小钱(他自己语录)一直没被安吉拉小苗之流搞定,就是因为他在感情上其实是个掂得清的男人。几次写到他劝玥玥做人生规划,因为他是自己有人生list的先生。所以才会还留下来给我们可爱倔强还有点小辣椒的玥玥啊!当然,这几章,替你们虐虐老孔,如心疼,请留言让作者高抬贵手哦!^_^

  往期连载

  第一章:《在老板办公室,她像一只鸡》

  第二章:《求助:帮分析下,老板是想睡我还是真的对我有意思?》

  第三章:《每次都不超过30秒的男人》

  第四章:《女人叫男人到家里帮她换灯泡,自己去洗澡是什么意思》

  第五章:《妖孽在线下蛊后》

  第六章:《男友的“前小舅子”勾引我》

  第七章:《女同事深夜发来消息,“哥,我想来你家睡”》

  第八章:《不要在小胸女人面前轻易说的三个字》

  第九章:《直男的X功能很强大》

  第十章:《别搞前任》

  第十一章:《这是性骚扰!》

  第十二章:《和他的第一次》

  没有看前文的读者朋友请读上文(点击上面标题即可)了解前情,或者直接发送“77”至后台查看更新最新篇章。

  01

  本儿心

  孔敬侃侃而谈,好像是离职送赠品,老板亲自给你送堂课。

  但是李玥玥没有心思享用,她已经完全控制不了自己。

  她突然泪流满面的问他:“你刚刚是和谁谈事情?告诉我。”

  孔敬懵了一下,随即有点为难地对她说:“是和daisy。但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接手了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刚好最近有一些事情,必须和她介绍一下情况……”

  “如果你对我一点想法也没有,那你为什么要向我解释,我只是简单的问了你一个问题。”李玥玥情绪激动起来,噙满眼泪打断他并质问他。

  他明显被触动,眼睛里也有了很多内容,但很快又镇定起来,好像一场暴风雨下在湖面里,但不久归于平静。

  他看着她眼睛对她说:“你想多了。”

  “老板,希望你开心,也希望你快乐,当然,我更加希望你,事业顺利。你沈阳看癫痫病靠谱的医院最在乎的就是这个吧?”李玥玥站了起来,笑着对孔敬说,但拿起咖啡杯泼了他一身。

  “当然这一杯咖啡也是我送给你的,也是你欠我的,本来想泼你脸的,有点烫,我怕你毁容,毕竟暴殄天物。”

  她若无其事的站起来,往外走去。咖啡厅里所有人都看着孔敬,他面露尴尬之色,眼神依旧平静,低声呼唤:“李玥玥……”

  咖啡厅所有的人都看着这对男女,瞠目结舌。

  似乎刚刚还坐在那边谈情说爱说得好好的,女孩突然泼了男人一身咖啡,有人议论,这个“渣男”脸还长得挺好的,气质也不错,看起来不像那种人。

  孔敬一个眼神杀过去,人乖乖闭了嘴。

  心想我的天,这个姑娘是谁给她的勇气,敢泼气场强大如他的咖啡。

  另个吃瓜群众说,其实那姑娘还是仗着这个男人喜欢她,才敢泼他的,要不就是他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孰真孰假,谁知道呢?

  02

  本儿心

  李玥玥也听得到旁人议论,觉得自己更帅了,本来想趾高气扬地走出来,给孔敬一个高傲的背影。

  一边给自己鼓劲,说刚刚做得漂亮。

  她知道孔敬的意思,孔敬对她的感情她也充分了解清楚,就像他自己说的,实际上他很欣赏她,也知道她是个聪明的姑娘。

  只是,他不是一个恋爱脑,或者说穿了对她没有那么爱。

  孔敬是喜欢她的,但只是像喜欢一个聪明可爱的宠物那样的喜欢。

  宠物生病,主人会难过,宠物撒娇,主人会给肉,也会遮风挡雨保护。但是再喜爱宠物,他也不会因为宠物影响工作。

  人不是势均力敌的时候,就不要幻想有平等的爱情。灰姑娘的故事?那不是童话就是玛丽苏小说里才有。

  但是李玥玥依旧会难过,会神伤,因为是他给她造了一个绚烂的泡泡,然后又亲自刺破这层泡泡,还亲自教育她,要学会控制感情……

  一阵难过与心悸同时袭来,李玥玥咬牙切齿,啊呸!

  早不控制晚不控制姑娘我动心思被你知道了就控制,你就不该勾引我送东西和我吃饭……

  她情绪又激动起来,大概这几天休息不好并且伤心伤脾,并且不是暴饮暴食就是茶饭不思,刚又被孔敬刺激,李玥玥还没潇洒走出咖啡厅,竟突然感到肚子一阵剧烈疼痛,紧接着满身大汗,她俯下身来,竟然晕倒在地上……

  本以为是以一段漂亮的滑翔,让这个本不该有的感情华丽落幕,还给他一个难忘的背影。

  没想到最后功亏一篑,姿态很好滑下来后,不料是脸先着地……

  孔敬看到她蹲下来,还不明就里,再看她躺在地上,还不急不慢站起身,边朝她走过去边打了个电话给戴维,说:“你小子少废话,给我送件衣服过来。公司楼下的埃菲尔咖啡厅。”

  咖啡厅的服务员走过来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李玥玥,有点惊吓:“先生,要我打120吗?”

  孔敬还挺悠闲的用纸巾擦自己身上的咖啡渍,一边对她说:“不用,刚还好好的。她演的。”

  李玥玥虽说睁不开眼,却听得到他们的对话,心里气得要死,心想孔敬你全家才是演员,但却始终无法动弹。

  她又听到孔敬走近来,在她耳边说:“所以,人在做,天在看开封市治疗羊羔疯权威的医院。”

  这是说给她听的?看你毛线!

  但他说完又把她拦腰横抱起来,李玥玥感觉到他的气息,都均匀地喷到她脸上,随后那气息有点乱,逐渐急促起来。

  孔敬刚抱着李玥玥站起来走几步,在咖啡厅门口,戴维就拿了件衣服下来了,看到孔敬和李玥玥的状况,吓了一跳。

  “玥玥怎么了?”他看到李玥玥脸色苍白,孔敬身上一大片咖啡渍,“你怎么人家了?”

  戴维刚凑过来,孔敬把他头按到一边:“你现在还没下班吧?”

  戴维说:“我是良好市民,我应该见义勇为。”

  他伸手想把李玥玥接过去。孔敬马上抱紧李玥玥,见围观者都在看他们,对戴维说:“少啰嗦,你已经完成使命了,去上班吧,这里我搞定就可以了。”

  “她到底怎么了?”

  李玥玥感到戴维的手摸到了她额头上,她整个人好像都在黑暗中,只有一个小孔的光,努力想让那光变大一点,却无力做到。只听得到他们的声音从那束光线中传过来。

  “不知道啊,刚才还神气活现的,突然就这样了。”

  他粗鲁地震了李玥玥几下,李玥玥烦躁地摆了摆头。戴维看到于心不忍,对他说:“哥你太过分了,你看她额头上都是汗,明显很疼。”

  孔敬这才注意到,似乎才相信李玥玥没在装病。

  但他依旧平静对戴维说:“我送她去医院,你去我楼上和你姐说一声,和她一起送份文件去永通。”

  戴维说:“我姐还在等你?你自己去吧,我送玥玥到医院去。”

  孔敬懒得和他再争辩,竟然把电梯一按,戴维也跟着进了电梯,他竟拿着李玥玥做道具一般,去推戴维出去。

  戴维看着李玥玥似乎很难受,于心不忍,自己走出去并对孔敬说:“你记着,送她去医院安顿好了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知道了。”孔敬忙不迭的按下关门键,看到电梯门真关上了,再看李玥玥,却很温柔地帮她把散下来的刘海抹了上去。

  他再摸了摸她额头,李玥玥听到他轻轻地说:“还疼吗?忍一忍。”

  她不争气地想,声音好苏,竟有一种希望时间留住的感觉。又马上自责,怪自己不争气,随即疼痛再次袭来,那一小束光都没有了。

  03

  本儿心

  李玥玥醒来的时候,躺在一个单间病房里。听到外面孔敬在和医生说话,医生说:“她是受了什么刺激吗?”

  他想了想自己和她说的话,对医生说:“没有吧。”

  李玥玥刚想大声骂他,又听到他问医生:“到底是怎么了?之前还好好的,突然就蹲下来,然后就倒地上了。”

  医生说:“检查结果还没出来,考虑低血糖+急性肠痉挛。对了,你听到她放屁了吗?如果没有放屁,要尽量帮助她放出来。”

  李玥玥记得在车上她还偶尔听到一点动静,进医院后是真的完全不省人事。

  她又听到孔敬说:“有的,还有很长的。”

  李玥玥恨不得当场原地爆炸,从此与君别。

  医生说:“那就好,你可以还给她喝一些温开水,并用热水袋帮她热敷一下腹部,或者在她肚脐上以顺时针做一些按摩,帮助她肠胃蠕动,同时放出一些气体,有利于疾病康复。”

武汉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

  医生交代完就出去了,孔敬又走到李玥玥床边,李玥玥想起刚刚他们的对话无地自容,立刻又紧闭双眼。

  “起来。”他毫不客气,戳穿她的伪装。

  她嘟嘟嘴,想继续装死。

  “看到你醒来了。你再不睁眼我就谨遵医嘱,帮你按摩。”他坐在她床沿上,似乎想上手。

  “不要,我自己来。”她马上就睁开眼睛,又别过脸去不想看孔敬。

  “你怎么回事,精神怎么会这么紧张?我没说你什么吧?”孔敬坐在她床边上,不解问她。

  李玥玥心里想,你当然不会知道我紧张什么。

  她想反正现在也毫无形象可言,算是失业又失恋了,于是无所谓地说:“没什么,就是你和我说控制感情什么的呗……”

  “没错呀。”他一脸义正言辞。

  “很讨厌。就是你不喜欢我呗。”她有点失落。

  “我喜欢你啊。”他竟然不假思索地说。

  她本来有点喜意,但一看他表情,想起自己之前悲伤的缘由,于是沮丧地说:“还不是当成宠物喜欢呗。”

  “我就说你聪明,一点就通。”他笑起来对她说:“你现在特别像一只沙皮狗,外表看起来忧郁凝重,其实让人觉得顽皮轻松。”

  李玥玥才懒得和他说话,他又问她:“不舒服吗?”

  “哼。”

  “对了,刚到医院时候你爸爸打电话给你了。”

  “我爸?”李玥玥马上就坐了起来,“对了,今天我本来要和他们回老家的。”她坐起来就想穿上外套出去。

  孔敬电话响了,他不接电话,直接把她外套拿过来,又对她说:“你就睡着吧。我告诉他们你在这了。”

  李玥玥看到自己还在输液,只好也躺下来,准备给父母回个电话,竟就听到走廊上传来她妈妈的说话声,果然还不到一分钟,她父母就进来了。

  04

  本儿心

  李玥玥爸爸走进来就看到李玥玥,又瞄了一眼正在窗边打电话的孔敬。

  正纳闷,张女士也走进来,坐李玥玥床边就数落她:“你吓死我们了,这么大的姑娘了,都不懂照顾自己!”

  李玥玥一声不吭,张女士又站起身看了看她的输液瓶,还有旁边显示的诊断等等,马上就问她:“不是说去公司就去签个字吗。怎么会突然……”

  李玥玥看到孔敬已经打完电话。

  他收完线,还气场十足地昂首走过来,看到她父母,也是那副漫不经心的德性,做自我介绍:“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

  李玥玥担心他说出自己辞职的事情,毕竟还没告诉父母。一直向他使眼色,但高估了直男情商以及智商。

  果然孔敬一直看着她,流露出毫不掩饰的猜测表情,连自我介绍都没做完。脸上一副狐疑的表情,似乎在问李玥玥“你搞什么?要我说啥呢?”

  李爸和李妈交换眼神,论默契,这一对老辣的姜明显比那两感情菜鸟强多了,彼此露出“原来是这样”的表情。

  他们马上一起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孔敬,异口同声道,“你是谁?”

  李爸爸一马当先,拿出教导主任审问顽劣学生的劲头,并一边打量着孔敬,心想长倒是长得人模人样的。

  “我是她同事。”成人癫痫的医院在那里孔敬突然看到父母充满敌意,似乎百思不得其解。

  “什么名字?”

  张女士手术刀一般的目光清冷的瞄过来,她看到了孔敬身上的咖啡渍,碰了一下李爸爸,示意让他看新线索,可作为呈堂证据,明显宝贝姑娘的病根就是这臭小子。

  “我叫孔敬。”

  孔敬还不知道李玥玥父母对他的敌意从何而来,只是一边猜测着李玥玥刚刚使的眼色,一边回答问题。

  “刚是你接的玥玥的电话吧?”李爸爸马上问他,孔敬说是。

  李爸爸就说:“我姑娘手机怎么会在你手上?你对她做了什么?让她好端端一个人现在躺病床上?”

  孔敬这种负一楼情商的男人,也看出二老来者不善。他马上用眼神向李玥玥求助,但是他是恐吓般的目光看着李玥玥,意思是“快告诉他们是我救了你送你来医院。”

  李玥玥眼珠子一转,目光回答“你求我呀”。

  孔敬一瞪眼,想来在公司那一套,李玥玥对着天花板呵呵冷笑两声,心想我还怕你个鬼哦,立马将眼光转向输液瓶,开始认认真真在数输液的点滴。

  孔敬心里想:我正做好事呢,我怕什么。

  “我没做什么呀,我就是送她来医院了。”

  他腰杆挺直,尽量谦和地笑了笑,结果李爸爸走过去对他拿出教导主任的威严,低声吼一声:“我说她病之前!我就说我家姑娘最近怪怪的,似乎没丢了魂一般……”

  孔敬都被李爸爸突然一声吼吓了一跳,马上说:“叔叔,您好像有点误会……”

  “你衣服怎么回事?”此前一直不出声的张女士开始出声。

  孔敬看李爸爸开始凶起来了,觉得张女士慈眉善目好说话一点,赶紧向她解释,但说话不会绕弯。还自己委屈似的告诉张女士:“是被她泼的咖啡!”

  “我生的闺女我清楚,如果不是别人做了特对不起她的事情,她绝不会做这种事,就像兔子逼急了才咬人一样。”

  张女士含着笑,却目光里有刀子一般,孔敬整个就没见过这架势,感觉自己说什么都被误解,只好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爸,妈,他是我老板。”

  李玥玥憋笑了好久,看过去孔雀一样的老板没想到今天会被她父母如此狠心修理,还小媳妇一般陪着不是,终于还是心软,想放他一马。

  没想到李爸一听,更激动:“你是老板就觉得可以对员工为所欲为是不是,还玩弄感情……”

  孔敬一听,心想这扣的帽子太大了。

  赶紧解释:“我没有玩弄她的感情。叔叔,我真的没有……”

  孔敬竟然都抽一口气,在爱女心切的李爸面前感觉要HOLD不住了,毕竟没见过这场面。他再看向李妈妈,心想她妈是不是会好一点,果然张女士听了,似乎马上给他台阶:“那你的意思是,你们是认真的?”

  “认真的什么?”孔敬还一脸正经地问她。

  张女士想,这人长得还不错,可惜脑子不太灵光。只好轻咳一声再说:“认真地在交往啊?难道不是吗?”

  张女士看了一眼女儿,面露心疼之色,摸一下玥玥额头再转头凝视孔敬,比起李爸的威严,她慈祥的目光更像是绵里藏针……

  (未完待续)

  如果觉得小文好看,给作者评论或者点一个“在看”吧,这对作者很重要哦。

------分隔线----------------------------